冯巩搭档牛群:被质疑贪污64岁节目中晕倒这些年他有多惨?

虽然说姜昆是当前主流相声界的一哥,但牛群曾经也是演艺界炙手可热的相声演员,他曾参加舞台14次,与冯巩搭档的多部作品也是风靡一时,如:《小偷公司》《点子公司》《最差先生》等相声作品,时隔二十年再看也是依然精彩纷呈。

如今却只能在曲艺界聚会时为当年的同事们找角度,拍照片,实在是看着有点令人心酸。

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离开冯巩的牛群到底经历了什么?一切要从牛群的人生经历讲起。

牛群,1949年出生于天津,祖籍在山东昌邑,有3个姐姐和2个哥哥,家中最小的哥哥也比牛群大13岁。

正如老一辈人常说的“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作为家中幺儿的牛群,他的童年是非常受家人疼爱的。或许就是这种被疼爱的幼年给了牛群骨子里的底气和信心,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成功。

别看牛群出生于相声艺术氛围最浓厚的曲艺之乡,后来在相声舞台也是顺风顺水,可小时候的牛群并不喜欢相声。

可见牛群很小就有“救死扶伤,造福他人”的理想,不知道牛群后来的很多人生抉择是不是受到了这一理想的的驱使。

牛群下乡插队的地方是河北省霸州市北落店村,村里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年轻的牛群被村子里一个打快板的鞠姓大爷吸引。

当时还一脸稚气的牛群,没事就坐在乡村土地上听鞠大爷打快板,后来牛群还跟这位“艺术导师”学起了快板。

当时看似毫无意义的“消遣”,悄悄地给牛群的人生道路划了一个拐角,成为伏笔。

1970年,牛群参军后分配到部队,在一次连队会演中,表演了一段下乡时和鞠大爷学会的快板。

也许是天津特有的曲艺风水早已浸染过牛群这方面的天赋,舞台下所有人被牛群的表演吸引,反应热烈。

牛群还遇到了他的第一任老师,也是牛群后来的岳父—刘学智先生,即该文工团的曲艺编剧。

1979年,牛群参加全军会演,表演了一段自己的相声首秀《原形毕露》,可因为牛群之前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专业相声相关训练,加上表演经验不足,牛群第一个作品遭遇了现实的滑铁卢。

于是牛群便经常到刘学智家磋磨相声才艺,牛群的远大志向被老师刘学智看在眼里,刘学智为了让这个有天赋肯努力的学生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刘学智推荐牛群拜师到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门下。

从此牛群刘肃夫妻俩多年恩爱两不疑,1985年,两人的爱情结晶——儿子牛童也诞生了。

家庭的美满让牛群在事业上更加没有后顾之忧,专心于相声事业,他在常宝华先生的指点下很快展露头角,1987年,还首次登上了电视舞台的舞台。

一件事是年仅15岁的郭德纲首次闯荡北京,见识北京的繁华后被辞退回到了天津;另一件事便是牛群在影视作品《那五》的拍摄过程中遇到了人生知己,也是后来的黄金搭档—冯巩。

牛群和冯巩作为两个出身于天津的相声爱好人越聊越投缘,哪怕是即兴表演都能够迸发出火花,这一次相遇也开启了牛群自己近十年的相声黄金期。

冯巩的老师是马季先生,比牛群的老师常宝华先生低一辈,所以牛群算是冯巩的师叔。

此前牛群与李立山在1988年登上舞台舞台,通过对口相声《巧立名目》红遍了大街小巷;“领导,冒号!”成为流行,就如同当今流行的YYDS,绝绝子。

冯巩则与刘伟合已经连续两次登上舞台表演过对口相声《虎年说虎》(1986年)和《巧对影联》(1987年)。

牛群和冯巩两个人在一番权衡之后,满怀歉意地分别和原搭档拆伙,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在相声行业,一旦成为搭档,一般是不会更换的,除非合作非常不适或者俩人闹了矛盾。牛群和冯巩的这种做法极有可能受到同行的不理解或指责,但是也挡不住“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走到一起的牛群和冯巩,也通过创作出优质的作品来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牛群和冯巩对相声有着独到的见解,比传统相声更加贴近生活,对社会现象讽刺针砭,幽默而又辛辣。

牛群和冯巩在对相声的表演方式上,可以称得上志同道合,两人的作品模糊了捧哏的“辅助”特性,两人都是主角,一言一语嬉笑怒说,令人捧腹大笑过后还余味悠长。

从1989年到1999年,他们在舞台舞台合作演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相声;舞台合作的作品以《生日祝辞》开始,以《瞧这俩爹》为终,这对“连体人”一样的黄金搭档从此几乎分道扬镳。

上世纪90年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正是改革时尚的过渡期,上世纪80年代的意识在90年代结结实实地落地,弹起,再次奔向稳定。

时代脉搏的跳动声震耳欲聋,被心思活泛的牛群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从此蠢蠢欲动。

从这时起,牛群和冯巩这一对搭档也不可避免地,不再是紧密到铁板一块的合作状态,两个人的创作效率肉眼可见地缓慢了下来。

牛群在去当县长之前,也曾做了一段时间的“斜杠青年”,兼顾着相声表演的同时频频尝试跨界。

1993年,牛群在北大进修了两年的表演和创作;1994年,中国明星足球队成立时,牛群就担任了明星足球队长,与赵本山,冯巩等人一起驰骋绿茵;到了1995年,牛群又痴迷上了摄影,两年后他还举办了自己的摄影展,不得不说牛群真的是专业副业两不误。

牛群也曾在商界小试牛刀了几次,就血本无归,狼狈地回来与冯巩再次说起相声,但是牛群还是那个“牛脾气”的牛群,他的内心并没有因失败而放弃。

1999年5月,牛群再次离开相声舞台,开办杂志,这一次他到一个叫《名人》的杂志担任重要职位。

牛群的理想很美好,他终于可以身前身后挎着心爱的“大炮”相机,靠此一雪前耻。

可惜牛群又一次被现实无情地打脸了,杂志社拖欠包括牛群在内众多名人的稿费,而其中许多名人都是牛群牵线年底,牛群从《名人》杂志黯然离职。

牛群接受采访时表示,除了表示自己的钱可以不要之外,对应邀为杂志做出贡献的圈内朋友表示愧疚。

牛群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离开《名人》实在是对不起巩俐、杨澜、魏明伦、刘晓庆等圈内众多明星;对不起广大读者;对不起曾宣传推广《名人》的媒体朋友;对不起图书界的《名人》代理发行商!现在,我好内疚!……”

如今无从确定,牛群后来毅然决然地离开娱乐圈,跑去当县长的举措会不会和这种愧疚感有很大的关系,总之后面的故事更加验证了牛群真的是一个古道热肠而又不知疲倦的人。

2000年,51岁的牛群应邀为安徽省蒙城县五洲食业公司代言其生产的牛肉制品,牛群虽然频频跨界,但此时的牛群尚未长期离开过相声舞台,所以他的明星效应依然很强大,他为这家企业做代言后,销量有了不小的上涨效果。

于是便有人正式提出干脆请牛群到蒙城当形象代言人,蒙城县委,县政府的几位负责人,进行了讨论后,决定请牛群到蒙城挂职任副县长。

牛群走马上任副县长这件事情落地也是异常迅速而顺利,2000年5月29日牛群便收到了蒙城县领导的任命文件。

其实当地有关领导看中的就是牛群的名人效应,期望引入更多资金,发展蒙城牛经济,推动当地的经济迅速发展。

牛群想的则更加简单,他看到改革时尚的口号喊了这么久,而这里的村民依然衣着简陋,走在灰扑扑的土路上,住在破旧的房屋里,这些场景都深深地触动着牛群的内心。

小时候“救死扶伤,造福他人”的理想再一次被点燃,牛群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助这一方土地上的村民们过上好日子。

牛群在蒙城期间可谓恪尽职守,他忙于宣传蒙城,还忙于招商引资,每天完成大量的工作,付出了不少心血和汗水。

2001年5月中旬的时候,由牛群招商的蒙城中国商贸城奠基,并于2002年5月8日顺利开业,为蒙城平添了不少商贸流通的热闹氛围。

牛群为了给蒙城招商引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带着资料和行李奔走于全国各地,一会儿在上海,一会儿又在乌鲁木齐,一会儿在海南,一会儿又在吉林。

同时牛群为了实现招商引资的“招进来”,“留得住”,“取得效益”,牛群甚至重操旧业说起了相声,2001年5月,牛群和冯巩合作对口相声《有话坐下说》,在相声中巧妙地加进了宣传蒙城的内容。

尽管这一对老搭档重新合作的地方不是舞台舞台,但是两个人的默契和融洽不减当年。

牛群这般兢兢业业宣传蒙城的努力下,给蒙城当地带来资金,开掘了尉迟寺遗址,修建了新道路。

当时还有传闻说某位命理大师为牛群批生辰八字,说牛群八字无官星,没有官运。恰逢2000年正好走庚午大运和庚辰岁运,有机会当官。但是这种官运注定是浮云,一旦沉溺其中,将后患无穷。

虽然说所谓八字命理都是无稽之谈,但是这个传闻真的验证了牛群后来的人生轨迹。

牛群在蒙城县任职县长仅仅两年,便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这个原本贫困的县城引来了价值高达五亿的投资。

牛群的任期将满的时候,视察蒙城县里的一所聋哑学校时看到了一群穷困无助的学生,房屋因为年久失修变成了危房,学校还负债十几万。

牛群看着这群孩子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依然保持着对知识的渴望,一如既往的认真学习,牛群忍不住再一次燃起了“救死扶伤,造福他人”的理想。

牛群接办了这所学校,并把校名改为“牛群特殊教育学校”,蒙城县政府委任牛群为这所学校的第一校长。

各界捐助款、物价值200多万元,牛群特校还和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结成友好学校,作为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的实习基地。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向牛群接办的特校捐赠了几十台电脑和配套的桌椅,并安装了局域网,供特效学生接触到最先进的互联网。

牛群通过各方援助和自身的努力,让学生们拥有了安全,宽敞,明亮,且各种先进设备的教室,还在2002年,参加了安徽电视台春节晚会。

然而,牛群将自己接办的特殊学校改为民办公助的民营机构,并持有牛群创办的五子牛饮品公司的80%的股份,原学校的30名公职教师离校由县教育局另行安排。

牛群的这一系列安排原本是为了给特殊学校配备资金渠道,更加稳定地运营这些特殊学生的日常起居,学习生活。

然而让牛群没有想到的是,他即将面临的不是褒奖,反而是质疑和诋毁,被动了奶酪的群体开始造谣牛群利用办学为自己牟利,牛群侵占了国家资产的消息传得铺天盖地。

牛群多年呕心沥血,奔波劳碌,不但没有得到村民的赞誉,反而成了某些村民眼中监守自盗的“恶霸”。

这些并无根据的猜疑流言被传到上级领导的耳朵里,牛群只好主动要求领导对自己进行审查,以证清白。

经过一系列审查,不但证明了牛群并没有贪污一分钱,反而将自己的积蓄投入了乡村建设当中。

当调查结果被公开,不禁令众人唏嘘,一个原本负债十几万的学校,在被审查时已经拥有了900多万的资产。

尽管一切谣言已经不攻自破,重重压力已经让牛群不堪重负,2004年5月,牛群辞去了聋哑学校的职务,将学校移交给当地政府,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据说当年牛群痴迷摄影的时候,妻子刘肃不惜掏空家里的六百元积蓄,为牛群购入最先进的进口照相机。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准,600元可谓是近乎天价的奢侈品。

别看刘肃比牛群小八岁,但是她出身文艺世家,她深知“从艺的人,舞台就是艺人立命的根”。

以往丈夫牛群的频频跨界,最多是相声演员的衍生舞,看似牛群每一次跨界都“玩”的忘乎所以,但是从没有真正完全离开过相声舞台。

而牛群当县长期间,刘肃仍然一边全心全力地支持丈夫的工作,一边在家教育和培养两人的儿子,牛童也是不负苦心,学习成绩非常好,毕业于国外弗吉尼亚大学,现在是一名英语老师。

不得不说刘肃是个难得的贤妻良母,或许是牛群“弃艺从政”的“执拗”伤害了妻子刘肃的感情,也或许是后来极度忙碌的工作让牛群难以兼顾家庭,夫妻两个人的感情也慢慢变差。

然而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尽管冯巩为他量身打造了相声《我为你喝彩》,束手无措在舞台4审时被“毙”了,舞台剧组也要求冯巩另起炉灶,两人从此再无机会合作对口相声。

但是冯巩对外还是非常维护老搭档牛群,甚至有记者因为质疑牛群的表演功力而被冯巩强烈驳斥过,在被问到牛群夫妇是否分手时也是三缄其口。

随后的几年里,牛群也尝试了不少节目,参演老搭档冯巩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主持节目《牛群冒号》,出演爱情电影《201314》。

牛群甚至在64岁的时候参加一档跳水相关综艺环节,跳水瞬间因身体原因在拍摄现场摔晕过去了。

尽管牛群强调参加跳水综艺只为健康,不为其他,但是不少观众想到牛群经历过的大红大紫,大起大落,忍不住为他唏嘘世事难料。

如今,72岁的牛群已经很久没有露面,偶尔看到的消息也不再和任何演艺活动有关,最近一次看到他还是通过牛群侄女的社交帐号发的照片。

照片中牛群蹲坐在地上为哥哥洗脚,也许牛群在岁月流逝、实现自我的激情消退之后,终于开始着眼于身边亲人的平凡幸福。

纵观牛群的演艺生涯,从红透半边天折腾到妻离子散,不得不说年轻时过于一帆风顺真的未必是好事。因为它容易让人失去对“人生无常”的敬畏,忘记做人永远不应该轻易换战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