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诚育人 乒乓人生——专访精诚乒乓创始人屠原毅

走进精诚乒乓俱乐部,满满一墙的奖状证书十分打眼,除了必要的功能区域,能够看出,俱乐部一切的空间都用作了孩子们的训练场地。训练馆中,几位家长坐在一旁攀谈,场地中央,大批娃娃练得热火朝天,乒乓声此起彼伏。球馆一角,屠原毅正为一名四五岁大的新学员演练接发球。

屠原毅今年39岁,他18岁就带着娃娃军打天下,乒乒乓乓,一个猛子扎下去就是22年。屠原毅于2016年考取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全国乒乓球教练员证书,2017年创立精诚乒乓俱乐部,以“授业求精,卓越于诚”的执教理念,带领队员们在赛场上屡获佳绩——从零基础培养多名队员获得全国冠军、北京市冠军、西城区冠军。然而在与屠教练的交谈中,他自己却很少主动提及冠军的字眼,“真正的体育精神超越胜败,想要更多孩子接触乒乓,爱上体育,就要培养孩子更阔达的胜负观,”屠原毅对乒乓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走出荣耀,才能收获更多。”

俱乐部的采光很好,午后的阳光洒在孩子们背上和球桌案板上,训练场更显得生机勃勃。屠教练介绍说,目前在精诚乒乓训练的孩子大约400余人,最小的只有4岁,最大的17岁。

“乒乓运动具有很强的普适性,小孩子和老年人都能联系,但是乒乓比赛又有极高的竞技性——每场比赛只有前8名过奖,很多孩子付出了实在努力却名落孙山,这就逐渐会有一大部分孩子和家长放弃乒乓球这个项目。”屠原毅感慨道,“事实上,走上专业的孩子是少数,基层乒乓球要面向大众,不能在日常训练和比赛中让孩子太过重视胜负与得奖,要根据孩子情况,让他在乒乓世界里尽可能多的去收获,收获体能、收获情感、收获升学,这都是成功的训练。尤其是新时代的年轻人,他们思想很成熟,尤其在胜负观和人生观上,我们作为教练更要与时俱进,首先自己不去钻胜负的牛角尖,才能给他们正确的引导。”

交谈时,记者注意到屠教练办公桌上放着纪录片《走出荣耀》DVD,屠教练说这部片子他看了很多遍,“这部纪录片很深刻,对荣耀的追逐和向往,或许是写入生物底层代码的基因。但是努力未必一定能收获胜利,奋斗也未必一定能成功,真正能被荣耀褒奖的成功者只是极少数,而更多的人,可能一直在为了未知的结果而付出,为了最终的荣耀做基石。事实上,奋斗、拼搏过后,失败、迷茫、伤痛、无奈,为梦想而挣扎,也是每个人将面对的人生境遇。只是乒乓运动把人生的喜怒哀乐进行了几何级的压缩。从这个意义上理解,乒乓也是一种典型的挫折教育,能够磨练心智,催人思考,教会我们如何看待胜利、看待英雄,同时也学会对待挫折、对待失败。”

基于屠原毅对乒乓运动的独到见解,他在长久的积累中,不断探索建立一种走出荣耀、激励为上的乒乓训练体系。“在探索训练体系时,我的教练王吉生给了我很大启发,我们对比乒乓和跆拳道,跆拳道有比赛也有考级,比赛是跟别人比,考级就是跟自己比,孩子在等级上升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我认同和自信心,就会更努力的练习,这种模式对我们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屠原毅也直言道,“现在乒乓球俱乐部非常多,教学质量良莠不齐,我们希望探索一种模式,既能够激励学生,也能够规范教学,让孩子、家长对乒乓训练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可视量化的认识,基于此,我们研发出了R12培训与评价体系,遵循这个体系,学员能够在级别晋升中更加了解自己,也让整个训练有规章可循,有章法可依。”

在R12培训与评价体系中,R1、R2属于入门级别,R3-R6能够系统学习各种上旋球和步法,R7-R10则是系统学习各种上旋球组合技术与旋转球技术,R11-R12级将学习各种高级技术和定制打造属于每个人技术风格。在精诚乒乓,达到R8的学员就可以跟成年人熟练对打,获得同龄孩子钦佩的目光,而R10的学员就具备参加区级比赛的资格了,如果能到R12,那么就基本具备参加市级比赛的资格了。“目前我们有13名学员达到了R12,”屠教练面露自豪,“他们虽然不会全部走上专业道路,但是在升学方面获得了很大助力,未来的人生一定是多元和精彩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参观俱乐部期间,记者看到很多孩子并不是单纯的练习乒乓,而是在做俯卧撑、波比跳、跳绳等辅助运动,这样精诚乒乓看起来更像一个综合训练营。对此,屠教练介绍道,“乒乓训练并不会像我们认为的只是挥挥胳膊,实际上,全身的大、小肌肉群都会锻炼到,所以精诚会为学员安排与小学、初中学校体育考核同步的训练内容,让孩子在打好乒乓球的同时获得更好的体育成绩,提高孩子自信心适时给予挫折教育,提高了孩子困难耐受力与抗挫折能力。”

“如果一个孩子在校的基本体育成绩都不合格,那再多的乒乓技巧又有什么用?这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在市场上确实存在,但在精诚不存在!”屠原毅现场邀请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做仰卧起坐,1分钟内完成了45个,“我们学员70%以上在跳绳这个项目上都是加分的,30%左右的学员仰卧起坐能达到每分钟50个以上,这个水平在中考测试中也已经满分了。”

屠原毅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小时候是个体弱多病的左撇子,走到乒乓球桌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学校挑选乒乓球队员,老师觉得左撇子能给对手造成更大压力,于是推荐了屠原毅。屠原毅父亲认为,隔网运动没有身体接触,比较安全,适合这个“小病秧”。

“要把自己会的因材施教地传递给学员,这不仅需要技巧的熟练掌握,更需要智慧的言语表达和高深的相处之道,”屠原毅18岁就开始带学员,在赛场内到挡板外,虽然只有几步之遥,却完全是两方天地,“今年冬奥会我特别关注羽生结弦,因为我知道他也是因为体弱而练习滑冰,并且练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我跟人家比不上,但是我们都是有一样的持之以恒的坚持,坚持是运动员的基因。我见过、带过的孩子中,有的天赋很好,但是浅尝辄止没有走的太远,有的并没有看出什么天赋,但是韧劲十足,最后反而达到了很不错的水平。”

谈到家庭生活,屠教练刚毅严肃的脸上瞬间铺开了舒展的笑容,“我的太太也是教练,她比我更厉害,她是大总管,训练,装修、后勤啥都行,我们带队员出去比赛,从车票到食宿,所有队员比赛日期、时间、台号全搞定。我就管看比赛就行了。”

“有一次,我们去天津打一个全国比赛,那时我妻子距离预产期只有一个月,按说不应该劳动她,但是她放心不下,执意跟去,结果第三天,我其中一个队员发挥超棒,打赢了一个水平高自己很多的对手。我太太当时太开心激动,回到住处发现就要生了,当时我的脑子都蒙了,这不能生在赛场上啊!我们赶紧返京住院,当天晚上就生了,我妻子也不让我陪护,说别人的队员都有教练,咱们的队员哪能没有。于是我抱了抱孩子就会到了赛场。她对我事业的支持,对家庭的贡献,我无以言表。”谈话间,一个两岁大的孩子拿着捡球器一路捡球来到我们身边,屠教练亲昵地摸了摸孩子的头,“这是我女儿,他从娘胎里就听着乒乒乓乓,打小就在俱乐部长大,记事起就看着哥哥姐姐们训练,现在偶尔也拿着球拍划拉几下,但是最喜欢干的还是捡球!”

乒乒乓乓,这是屠原毅的一生的伴奏曲,采访也才乒乓声中结束。屠教练送别记者后,正好迎面将下一班次的学员接入俱乐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