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话题又起风波!外媒曝ITF竟提前告知顶级球员药检时间检测数量亦作假

这篇标题为《网球运动对禁药变得放纵了吗?》的文章一出,立刻引起轩然,ITF也因此正在接受审查。

从今年1月起,ITF的反项目由国际网球联合协会 (ITIA) 负责。而今年迈阿密大师赛前,球员们被告知,可以提前确定一个血检的时间。但这样一来,反的检查结果就失去了意义。

现ITF反项目的负责人妮可·赛博斯蒂特,之前是英国反协会的执行主席。《星期日邮报》有证据表明,正是赛博斯蒂特在今年迈阿密赛前通知球员们可以预约进行药检的消息。通知是血液采样前4天发出的,信息内容为:“请在2022年3月19日-22日,9点到18点之间预约运动员生物护照(ABP)所需的血液采样。先签到先采集。”

这并不是ITF第一次提前通知球员们进行采样。2019法网和2021美网前,ITF都通知球员们要提供血液标本,因为这是ABP的要求。当时也是采取预约制,球员们可以自行选择方便的时间。

世界反协会 (WADA) 前主席则将这种“提前通知”比作自行车运动当年的丑闻。最负盛名的车手阿姆斯特朗曾服用多年而一直未被查出,而他的前队友承认过,如果提前知道有血检,车手们会通过注射盐水的方式操纵血液指标。

对此指控,ITIA解释道:“对于常规的血检和尿检,样本采集都是突击式的。提前通知是为了尽可能获得最多样本,每年安排两次预约采样,逻辑上也说得通,这样我们尽可能多地检测。ABP是同时建立在预约和随机检查基础上的。球员们会不会提前知道要提供血样,根本没有区别。无论有没有比赛,血液指标都不会说谎。”

ITIA还强调,进行规律药检的球员本身就在ITF登记检测的池子里,他们必须全年每天都向ITF申报自己身在何处并且接受测试。而且作为ABP的一部分,ITF全年都会要求球员提供血样,以检测他们血液数值的变化。如果球员使用了血液,生物标志物会显示异常。

血液包括直接输血,或者服用(EPO),这种药物可以提高红血球含量。根据WADA的指导原则,药检之前,球员不准提前获得通知,除非有特殊且合理的情况,否则所有检测都应该是随机的。但具体什么可以算作特殊情况,WADA并未解释。

澳大利亚干细胞科学家罗伯•帕里索托 (最早进行 EPO 的第一次测试,并且是自行车运动 ABP 小组的成员) 警告网球当局,预先通知采样,作弊者有几率逃脱检测:“ITIA的声明非常令人震惊,他们所谓的‘是否提前知道根本没有影响’很荒唐。因为比赛前3-4天的窗口期是“补充”血量、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携氧能力并因此提高耐力和恢复能力的最佳时期。”

“提前通知”只是这次ITF被控诉的第一宗罪,他们同时还被指控虚报所做的检查数量,因为他们将同一个人提供的不同体液样本分别计算, 即如果一个球员提供了血液、尿液、和ABP专用血样,ITF将其记为三次检测。

ITF官方文件记录数据的方式为“每份样本”而非“每个球员”。以某位TOP20俄罗斯球员的信息为范例,ta在2015年的非比赛期间被抽检3次,而ITF官方数据为7次。

前WADA主席迪克·庞德称ITF的统计方式有误导之嫌:“这些依赖测试数量,而不针对高风险球员的组织一直让我心存疑虑。他们拿测试了1000个球员当救命稻草。”

至于重复计算,夸大抽检数据的原因,可能在于ITF急于扭转网球运动一直被诟病的、在端做得太松懈的印象。

根据WADA给出的数据可知,2020年,网球运动只进行了不足3千份检测。之前有自行车手批评网球管控不够严格,从数据也能够更直观地感受。网球的检测数量只有自行车运动的1/4,也低于滑雪、摔跤、划船、轻艇等项目。

体育界有共识,那就是非赛季的随机测试能提高抓包球员用药的几率。根据ITF的统计,2021年,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非比赛期间分别被检测9、12和13次。 然而2016年,费德勒就爆料过,过去10 年的休赛期 ,他只在迪拜被抽检过一次。 《星期日邮报》提交的证据中,8个曾被特许参加2016年奥运会的俄罗斯球员,在 2014和2015的休赛季,完全没有被抽检过,而当时全俄罗斯都在被WADA审查。

更令网球运动尴尬的,是过去20年,ITF应对问题的方式都处于被调查的状态。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似乎都没有很好地执行WADA的规定。通知和夸大数据的指控,又把网球推向了焦点位置。网球组织是否真的太宽松呢?网球有没有必要像其他项目一样,采用更严格的药检方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