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开幕式主会场东京奥运会其他赛事都在哪里举办?

早在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曾承诺,2020东京奥运会比赛将在31处场馆进行,其中28处场馆将分布在奥运村8公里半径内,包括主场馆在内需要新建11个永久场馆。

但由于新冠疫情和延期的影响,东京奥组委会更希望节约成本,因此许多比赛场地都延用了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场馆,或外迁至其他县的现有设施内进行,尽量压缩赛事开支。

那除了开幕式让人眼前一亮的新国立竞技场外,本届东京奥运会还有哪些赛事场馆呢?让我们先睹为快吧!

在最初的公开招标中,来自英国的伊拉克裔女性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团队的设计脱颖而出,但因其工程造价高达3千亿日元,遭到了日本民众和政界的强烈批评。最终,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宣布推翻原先的所有设计,重新来过。

2015年9月,新场馆设计和施工再次招标,国际奥委会更是要求必须在2020年1月前完工,因此评选重点就是削减成本和缩短工时。最终,日本建筑设计师隈研吾的团队中标。2016年12月新场馆开始动工,2019年11月30日建成,并于同年12月21日正式开馆,工程费达1569亿日元。

为了引导市民重新关注自然空间,场馆未采用过分华丽的外观,而是以白、黄、绿作为主色调,并在场外种植了4.7万株植物。同时,为了达到生态环保和降低成本的目的,观众席并没有设置空调设备,而是利用镂空设计和多种送风设备,通过自然风来降低体感温度,据说可以降低10摄氏度。

据了解,新国立竞技场内除了男厕、女厕、轮椅人士专用厕所外,还设置了男女共用厕所,方便LGBT人士使用。一些厕所墙壁上还别出心裁地画上“12345”的数字和直线,据说是为了方便那些陪伴“广泛性发育障碍(Developmental Disorder)患者来看比赛的照顾者,在他们要上厕所时,可以让患者数墙壁上的数字和直线来集中注意力防止随处奔跑,这是参考了专门人士意见而设计的。

1986年,由于设备老化,东京体育馆一度关闭。1990年,由日本著名建筑师槙文彦主导进行全面改造,最终建成了可容纳10000人的场馆,举办过多项国际和国内比赛,包括乒乓球、摔跤、排球、花样滑冰等世界锦标赛。2018年为2020东京奥运会再度升级改造,于2020年1月31日完工。

考虑到周边公园和住宅区的环境,槙文彦在设计中降低了地面建筑的高度,而扩大了向下的延伸,因此从外表看来,它就像一艘扁平的巨大UFO飞船,深深嵌入地下,给人以压迫感。而走入内部,圆形穹顶直径达120米,两边宽大的看台,给人开阔的视野。

从空中俯瞰,国立代代木竞技场“海螺”一般的造型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悬吊屋顶是其设计的一大特点,据说内部没有一根柱子,为的是让观众更专注于比赛,而且通过液压阻尼器抑制屋顶的振动,即使在台风天也不会出现问题。

2021年5月,日本文化厅文化委员会决定指定其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将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文化遗产。

这一传统要追溯到1966年夏天,披头士乐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日本的公演,就是在武道馆举行,每天两场、场场爆满,两万余日本青年参加门票抽选,8千多名警察维护秩序,6千多人因为太过激动被逮捕,日本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披头士狂热”。

1966年夏天,披头士乐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日本的公演就是在武道馆举行,日本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披头士狂热”。 资料图

即使在今天,柔道、剑道等赛事也经常在这里举行,日本武道館也被用作拳击和职业摔跤的活动场地。每年3月,东京许多大学也会在日本武道馆举行入学和毕业典礼。

相扑作为日本传统的神道教仪式与体术,过去一直都在寺庙中进行。明治20年代(1887年~1896年)有人提出有必要建造一个永久性的相扑馆。于是在1909年,日本第一座相扑竞技馆落成,而它的设计者就是大名鼎鼎的东京车站的设计师辰野金吾。

除了相扑运动外,这里还举办拳击和职业摔跤等比赛,偶尔还举行音乐会,此次成为了2020东京奥运会拳击项目的主赛场。

马事公苑位于东京世田谷区上用贺,周围绿树如茵,十分静谧。该地是为了培养参加1940年夏季奥运会的马术选手而建造,现在多用于举行马术比赛、马术普及等活动,由日本中央竞马会(JRA)管理。

7.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花样游泳、竞技游泳和跳水)、有明体育馆(排球、轮椅篮球)、有明体操竞技场(体操、蹦床和硬地滚球)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坐落在东京江东区辰巳森林海滨公园内,这里紧靠东京湾,本届大赛的水上运动几乎都将在这片水域上进行。场馆外形四四方方,白色外立面、向下收拢的设计,非常具有现代感。

有明体育馆距离奥运村不远,中间隔着海鲜批发市场——丰洲市场(2018年著名的筑地市场搬迁至此),是一座五层建筑,拥有超过 15000 席位的观众看台,其中包括约3000个临时座位。弧形屋顶是其设计的一大特色,四角向外倾斜约12度,并逐渐向上扩大,在有限的场地内尽可能多地设置看台空间。

有明体操竞技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木屋顶,长117米、宽88米,重达1800吨。建造时,分为5个部分,分阶段提升进行组装,并利用了木材抗压性强的特点,设计成了弓形。进入场馆后,内部墙壁、观众席、地板也采用了大量木材制成,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据了解,该设计消耗了约2600立方米木材,均为来自北海道、长野县的日本落叶松和杉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栋建筑没有像隈研吾这样的知名建筑师参与,是依靠没有明星的“团队力量”打造的自下而上式的设计,乍一看或许会让人觉得平平无奇,但三者都不得不面临同一个课题——缩短工期,因此设计和建造几乎是同时进行,比如有明体操竞技场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另外奥运会的很多场馆,最终也不会继续利用,或拆除、或转型为展览馆、文化活动中心等等。

棒球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一般认为它源于15世纪一种流行于英国的板桨球运动,后传至美国,随后在1872 年(明治5年)被一名美国教师带入了日本。1905年(明治38年),早稻田大学棒球部首次远征美国,带回了先进的技术和装备,为日本棒球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棒球开始在全国普及。

到了大正时代,随着夏季甲子园(即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锦标赛)、东京六大学棒球联盟的兴起,棒球变得越来越流行。在昭和时代,日本第一支职业棒球队组建,棒球文化深入人心。

在昭和时代,日本第一支职业棒球队组建,棒球文化深入人心。2020东京奥运会官网 图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3·11东日本大地震”中,福岛县受创严重,球队旨在让那些因灾害被迫避难和限制户外活动的儿童们通过棒球获得希望。

日本政府一直希望借东京奥运会的举办进一步宣传福岛复兴,因此,本届奥运会的棒球赛场就坐落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据日本共同社报道,7月21日,东京奥运会所有项目中的首场比赛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开赛,女子垒球日本队对阵澳大利亚队,比赛在开幕式前率先启动。

7月21日,东京奥运会所有项目中的首场比赛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开赛,女子垒球日本队对阵澳大利亚队。 视觉中国 图

大通公园位于札幌市中心,南北约宽65米,东西约长1500米,呈长方形,面积约7.9万平方米,遍布美丽的花坛、草坪和树木。大通西一丁目位于最东端,街道数字向西方递增,直至大通西十三丁目为止。公园两侧有约4米宽的行人道,外围就是行车道,分别称为“北大通”及“南大通”,车辆都循此二道往东西两个方向行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